红色罗田|战斗在罗田薄刀峰“红竹沟”的便衣队_罗田新闻网
新闻 广告热线:0713-5066361 邮箱:luotiannews@163.com

红色罗田|战斗在罗田薄刀峰“红竹沟”的便衣队


据林维先、詹化雨、李世安、汪少川、万海峰等老首长回忆文章《坚持大别山斗争的红二十八军(下)》介绍——

红28军长期处在敌人的反复“清剿”和严密封锁下,伤病员安置、后勤供应、兵员补充等方面,都存在严重困难。为了解决这些严重的困难,明确提出要创建新的游击根据地,并为此进行了不懈的斗争。红28军转战皖西,谋求打开局面,建立游击根据地,但几经奋战都没有成功。因为部队天天处于敌人前堵后追之中,根本无法立足。而新组建的皖西特委和246团,趁敌人主要力量追堵主力红军之际,以小部队配合便衣队,在敌人统治薄弱、地形和群众条件较好的霍山、潜山、舒城、太湖、英山、罗田等县交界的山区,通过打土豪,歼民团,发动群众,建立了几小块游击根据地。

【据“军属之家”收藏资料介绍,活动于罗田境内的便衣队有薄刀峰“红竹沟”、肖家坳两个。便衣队在国民党第五战集中驻扎的罗田县城和滕家堡活动较少。】

便衣队这种组织形式,早在1933年秋红25军在鄂豫皖边区坚持斗争时就出现了。中共鄂豫皖省委对此十分重视,在1933年11月10日关于今后的斗争方针问题向中央的报告中,认为便衣队是“极为适宜的一种游击武装的方式”,明确提出“现在最有发展希望及最重要的运动就是便衣队的运动”。为了有效地保存自己,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巩固老区,建立新区,坚持敌后游击战争,粉碎敌人的长期“清剿”,鄂豫皖边区各级党组织和红28军,把发展便衣队提高到战略地位,用极大的力量去发展便衣队,依靠便衣队去建立新的游击根据地。1935年夏季以后,便衣队像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这些便衣队有地方党组织派出的,也有红28军派出的。由军队派出的便衣队,以后大部分交地方党组织领导。便衣队一般十人左右,由党和苏维埃的基层干部任队长和指导员,队员一律都是当地的党员、干部或红军战士。便衣队是一支掌握武装的游击小分队,隐蔽在群众中开展工作,他们镇压反动分子,打击敌人,坚持斗争,但又不同于主力部队和地方部队,不是以打仗为主,而是以做群众工作为主,并执行苏维埃的政纲法令。便衣队的党支部,一般都履行相当于区委、工委、甚至县委或中心县委的职责,实施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所以,便衣队实际上是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武装工作队。

【“军属之家”收藏资料介绍罗田境内两支便衣队。】

在三年游击战斗中,便衣队先后发展到大小100多个,遍布鄂豫皖边区20余县。(方毅回忆文章说100多个,见《方毅:七里坪抗日训练班始末》)

总结便衣队的任务:(一)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二)扩大游击区,建立新的游击根据地;(三)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形成坚强的领导核心;(四)掩护红军伤病员,进行妥善安置和治疗;(五)筹粮筹款,提供物资供应;(六)利用敌人的基层政权为我服务;(七)严惩坏人,给群众撑腰;(八)接济老区,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九)扰乱、牵制敌人,配合主力红军作战;(十)搞侦察,送情报,掩护主力红军行动;(十一)组建游击队和战斗营,补充红军兵员。

他们开展工作的主要方法是:选择省界或几县交界的地形条件和群众条件好的地方,白天隐蔽,晚上到群众家里做工作,并以模范的遵纪爱民行动取得群众的信任,站住脚跟。再用亲串亲、邻连邻的方法,由点到面开展工作,由一村到几村,由山区到平原,由秘密活动(组织秘密农民小组、妇女小组、青年小组,发展地下党员)建立隐蔽的游击根据地,逐步到公开建立小便衣队和游击队,成立党的组织,掌握基层政权,开设“山林医院”、被服厂、修械所,建设比较巩固的后方基地。

在完成上述任务中,便衣队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变化,改变了到白区“打粮”和对地主豪绅既要钱又要命的做法。在红28军,各地方党组织和便衣队普遍实行了税收政策,以征粮代替“打粮”,对地主采取以罚代杀,酌情罚款、罚物,只要他们交齐款物,并保证不替敌人干事,不危害群众,就开给证明,不再征粮征款,予以保护。对联保主任、保长等敌基层政权人员采取打击与争取相结合的方针和区别对待、分化瓦解的政策策略,使得一部分联保主任、保长表面上为敌人效劳,实际上按便衣队的意图办事,成为“两面政权”。对俘虏不搜腰包、不打骂、不侮辱,集中教育后,发给路费释放,愿当红军者分到连队不歧视。

这些正确的方针和政策策略,孤立打击了少数,争取团结了多数,分化瓦解了敌人,是坚持鄂豫皖边区三年游击战争并取得最后胜利的一个重要因便衣队通过打土豪或规定地主缴纳一定数量的现款和粮食等途径,筹集经费和粮食,请基本群众到敌占区购买粮食和生活用品,以供军需。鹞落坪便衣队还曾在包家河、青天畈、沈家桥等地开设红军地下商店,红军出钱群众办,经营红军需要的油、盐、布匹、电池、药品等。

另见:原27军副参谋长傅银生回忆文章:点击 :《太阳寨下兵道口,红军战士逞英豪》


【题字分别为:向守志上将、李殿仁中将】


【“上堡南大门”太阳寨遥望薄刀峰】


三年间,便衣队向红28军提供了大批现款和相当数量的粮食、布匹、鞋子、药品、雨伞、毛巾等物品,有力地支援了主力红军。红安县委和中心县委的20个便衣队,还负担救援鄂东北老苏区的重担。他们到附近筹粮,通过地下党和基本群众到敌占区购买生活用品和药品,夜间送进山去,或通知后方的同志下山来背,使老苏区的后方机关和医院,在敌人的反复“清剿”中能够坚持下来。

【胡氏祠会议旧址】

便衣队是鄂豫皖边区的党和红军的一大创举,在三年游击战争中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便衣队建立的游击根据地,成了主力红军的后方,对坚持三年游击战争起了重大作用。三年敌后游击战争中,红28军得到鄂豫皖边区人民的全力支援,这是取得最后胜利的重要保证。人民群众踊跃参加红军,投入保卫鄂豫皖边区的人民游击战争。黄冈地区有400多名青年参军,先后组建了两个战斗营,成建制地编入红28军。灵山便衣队先后组建了十几支小游击队,为红军输送了成百名战士。信阳县周塘埂、黄家湾一带有40多名青年参加了鄂东北独立团。据不完全统计,三年中参加红28军和各地游击队的青年,在2000人以上。许多地方出现了父送子、妻送夫的动人情景。人民群众踊跃参军,使红28军和地方部队不断得到兵员补充。边区人民虽然缺衣少食,生活极其艰难,但仍把仅有一点粮食和衣物,拿出来支援便衣队。敌人为了割断便衣队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大搞“移民并村”(罗田叫“并桩”,见傅银生回忆文章),把群众圈禁在移民村里,下地劳动时只准带仅够一人吃一餐的食物,还派武装监视。群众无法与便衣队直接联系,就把身上的衣物和自己吃的干粮放在比较隐蔽的地方,让便衣队夜间来取走食用。1937年4月敌人大规模“清剿”时,不少地方的便衣队员和伤病员被围困在山林里,当地群众想方设法上山送饭,护理伤员。有一个便衣队只剩下3人,当时正值青黄不接,便衣队员弄不到吃的,只得爬到围子旁边,用小砖头丢到群众房上联络。群众知道便衣队来了,尽管受到敌人的严密监视,还是不顾危险地悄悄打开窗子,用绳子把食物吊下来给便衣队。不少便衣队员在遭到敌人“清剿”、处于最困难的时候,就是靠人民群众用各种巧妙的办法支援,才能够生存下来,继续坚持斗争的。

边区人民经常冒着生命危险掩护红军伤员和便衣队员,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红军伤员分散住在群众家里,群众精心护理,胜过亲人。他们宁肯自己挨饿或吃野菜野果,也要设法给伤员弄点大米、白面吃,甚至将家中仅有的下蛋母鸡杀了炖给伤员吃,以增加营养,使伤病员早日康复。将军山便衣队安置伤病员在群众家中,碰到民团清乡查问时,媳妇即以“这是我的丈夫”来进行掩护。敌人“清剿”前,群众白天把伤员背上山,藏在隐蔽的山洞里,以避开敌人的搜捕,晚上再背回家里调养。红安三区便衣队在一户群众家中存放了100多支枪和一些银元,有一次3个便衣队员正在楼上休息,碰上两个叛徒带领民团来搜查,这家男子外出刚回家,挺身上前让民团抓走,并用暗语告诉他妻子赶快叫便衣队员带上枪支和银元转移。敌人明明看见便衣队进了光山县夏青区的一个村子,就是搜查不出来,原来是一位木匠将便衣队员藏在他家床边马桶下的一块石板盖着的地洞内,别动队抓了村里20多人,当场杀死3人追问便衣队藏在哪里,群众宁死不屈,无论是大人小孩,什么都没有说。有一次敌军在长岭岗搜山,贫农曾少山带着全家和红军伤员隐藏在山洞里,当敌兵正在山上搜寻时,曾少山的孩子突然惊哭起来,为了掩护伤员,他只得掐死了自己的孩子。像这样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是举不胜举的。

鄂豫皖边区人民的全力支援,是坚持三年游击战争并取得最后胜利的坚实的群众基础。1937年7月下旬,红28军根据党中央文件精神,同国民党豫鄂皖当局进行了和平停战谈判,并达成了协议。8月,红28军各部队和鄂豫皖边区党组织及其所领导的地方部队、便衣队,陆续到黄安县七里坪、两道桥和礼山县宣化店、黄陂站一带集中整训。11月份全部集中完毕,共约1800余人。1938年2月下旬,红28军和鄂豫皖边区党组织及其所领导的地方部队、便衣队,与豫南的兄弟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第4支队,3月8日奉命东进,踏上抗日征程,担负起新的历史重任——东进皖中、皖东创建敌后根据地,成为该地区的一支抗日主力军。

罗田薄刀峰“红竹沟”便衣队

鄂东火种燃红沟, 除恶锄奸震敌酋。

紧衣缩食资前阵, 情深鱼水向东流。

【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相继离开鄂东地区后,鄂东北道委组建红二十八军。一九三五年红二十八军派出骨干在薄刀峰至东流水一带的红竹沟,成立了党政军三位一体的便衣队。队员们紧紧依靠有利地形和人民群众,协同主力红军和地方武装,充当对敌斗争的前哨和保障供给的后卫,为罗田革命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据“军属之家”收藏:武汉大学历史系1959年主编《罗田革命史资料汇编》】(《罗田革命史资料汇编》封面签名:敖文蔚。湖北监利人,1945年生人,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华民国史和中国抗日战争史研究。该书是目前党史界所见最早汇编罗田县革命史的权威资料。)

1934年11月中旬,红25军在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的带领下,开始长征北上抗日。1934年11月17日 ,鄂东北党组织召开会议重组鄂东北道委,会议决定组织地方武装和便衣队,打击敌人、保护群众,妥善安置红25军留下伤病员。12月下旬重组红28军。

1935年2月3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常委、皖西北道委书记高敬亭在安徽太湖县凉亭坳召开会议,传达党中央指示和省委决定,以皖西北红二一八团和鄂东北独立团为基础,第三次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八军,高敬亭任政治委员,并统一领导鄂豫皖边区党政军工作。红二十八军下辖八十二师和手枪团。红八十二师师长罗成云,政治委员方永乐,政治部主任熊大海。军手枪团由皖西北道委手枪队、鄂东北独立团手枪队和原红二十五军手枪团一个分队合编,余雄任团长,下辖三个分队。

会议分析了形势,研究了任务,提出在苏区被敌占领的情况下,必须大胆积极地寻找新的立足点,创建新的游击根据地。3月初,红二十八军政委高敬亭指示,由手枪团抽人组成3支便衣队,其中一支40余人的便衣队战斗在罗田北部地区,同时也在罗商、罗英边界地区活动。4月,这支便衣队在板桥杀掉了恶霸地主罗万登,在平湖处决了大地主丁末希、丁介成,在河铺镇压了作恶多端的伪保长周伯希。因此,便衣队得到了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经常支援粮食和布鞋、草鞋等用品。


我军12次攻打罗田县城,数次路过“太阳寨”1935年9月,由红二十八军手枪团派出骨干19人,分别成立了罗田县薄刀峰便衣队和肖家坳便衣队。两支便衣队活动在薄刀峰、僧塔寺、太保殿、大地坳、太阳垴、白庙河、东安河与肖家坳、大河岸、土地堂一带。9月,薄刀峰便衣队负责人彭安仁、詹锡春(有资料写作“占锡春”,应为简化字)在僧塔寺建立了中共僧塔寺地下区委会,彭安仁任书记。薄刀峰、肖家坳两支便衣队,同罗田地区的其他便衣队一样,紧紧依靠人民群众,依托大别山有利地形,紧密协同主力红军和地方武装,代表地方党组织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同时又凭借自己的武装英勇巧妙地打击敌人。便衣队是罗田地区保卫老区,开辟新区的重要力量,又是罗田党组织和主力红军、地方武装的得力助手;它既是对敌斗争的前哨,又充当保障供给的后卫。

【罗田史料介绍两支便衣队地下斗争】

罗田及罗麻、罗商、罗英、罗黄蕲边界地区的10多支便衣队,能够在敌强我弱的艰苦斗争环境中,成为一种最有战斗力,最有效的武装斗争形式,是因为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组织严密。党政军三位一体,履行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的职能,发动群众,袭扰敌人,作用很大。二是队伍精干。10人左右一队,目标小,动作快,能打易跑,敌人不易发现。三是行动隐秘飘忽。便衣队多在夜间活动,选准目标,不打大仗。摸清情况,速打速撤,容易避开敌人的“清剿”。便衣队的这些特点,完全适应了游击战争的需要。

在三年的游击战争期间,罗田及周边地区的便衣队进入蓬勃发展时期,为推动罗田及周边地区的革命斗争作出了重大贡献。第一,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便衣队不仅把被打散的革命力量重新聚集起来,还恢复了仙女岩、松子关等几个老根据地的党的基层组织,而且到新开辟地区建立中共尤河、朱元洞党支部等组织,发展了60多名新党员。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新党员数量的增加,素质的提高,有力加强了老苏区的领导力量和开辟新苏区的中坚力量。第二,发动和组织群众,发展新的武装力量。便衣队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他们扎根群众中间,与群众同甘共苦,乳水交融,成为群众的贴心人。他们的话,群众爱听,也很相信。便衣队在揭露了地主、恶霸和劣绅的罪恶后,群众的革命觉悟得到了启发,并鼓舞了广大群众的革命勇气和信心。在这个基础上,便衣队选择可靠的群众建立秘密小组,发给武器,使之成为不脱产的地方武装。

【“军属之家”收藏市党史办编印的另一份珍贵史料,佐证薄刀峰与红二十八军游击队的密切关系。】

第三,有力配合红军和地方武装作战。便衣队与红军主力和地方武装紧密配合,或侦察敌情,或提供情报,或破坏敌人的通讯联络和交通运输,或袭敌后方,毁敌粮草,或炸敌弹药库,有力地牵制了敌人的兵力,给红军和地方武装的作战以极大的帮助和支援。如,1936年4月,红二十八军在开赴僧塔寺地区途中,接到便衣队送来的情报,大河岸、肖家坳有两个民团驻守。红二十八军政委高敬亭命令手枪团和一个营往返太阳垴(今太阳寨)去围歼,一举消灭了大河岸和肖家坳的团匪共计200余人,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

【太阳寨下“军属之家”国防教育基地】

第四,补充红军部队,保障红军供给,掩护伤病员。红二十八军坚持在鄂豫皖与优势敌人打了三年,还保持千余人,就是靠便衣队补充。便衣队成员大多土生土长,他们发挥其地形熟悉,社会关系好等特长,在红军的给养上,如衣帽、鞋袜、牙膏、牙刷、电池、电筒、医药等,几乎都是便衣队提供的。红军的伤病员也大都是由便衣队进行安置和医疗护理。有的被巧妙地送往老苏区,有的被安置在可靠的群众家中躲藏养伤。河铺簰形地、胜利江家畈、廖家坳仙女岩、太保殿杨树湾、五条路香炉尖等地的群众家中都收养过红二十八军的伤病员。第五,第五,除恶锄奸,扩大游击区,建立新的游击根据地。便衣队对一些罪大恶极的恶霸分子,坚持镇压。先后在三里畈、河铺、丁家套杀了几个顽固的反动分子,为民除害,很受群众欢迎。便衣队利用与群众的密切关系,在一些边远地区及深山区立足生根,开辟出一块块游击根据地。在以天堂寨、松子关、薄刀峰、青苔关为中心的罗田、麻城、商城、英山几县的边界,便衣队建立了几块游击根据地。这样,使红二十八军所到之处都有大大小小的游击根据地为依托,进行掩护、休养和补充,成为红二十八军克敌制胜的重要条件。1936年10月,经过短暂休养和补充的红二十八军,在罗田北部地区两支便衣队的配合下,先后在罗麻边界、瓮门关打了两个漂亮伏击战,共歼敌300余人,缴获了一大批武器弹药及其军用物资。

便衣队作为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武装工作队,成为罗田地区坚持游击战争的一支坚强的重要力量。它像一把把插入敌人心脏的利剑,给敌人以沉重而致命的打击,为罗田地区的革命斗争作出了贡献。


微信图片_20190830150402

【寻访抗日战争时期罗田两个“便衣队”之一的薄刀峰“红竹沟”便衣队驻地。距离“圆梦谷”景区一公里。】

转载自太阳寨微信公众号

(作者:红旭)

微信
APP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