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罗田 |三个将军一个班,并肩战斗在罗田_罗田新闻网
新闻 广告热线:0713-5066361 邮箱:luotiannews@163.com

红色罗田 |三个将军一个班,并肩战斗在罗田



一个红军班,走出三位开国将军!

他们是——



【上将刘震、上将韩先楚、中将陈先瑞】

2014年春天,由北京轻骑兵爱乐乐团主办的“中国我可爱的母亲”大型交响音乐会,在湖北武汉琴台音乐厅举行。凤凰网湖北频道独家专访了乐团团长、开国上将刘震之子刘卫兵,追忆刘震上将在湖北的战斗岁月。

凤凰网湖北:您的父亲作为共和国最年轻的上将,曾在湖北经历过战争岁月,戎马倥惚,打过许多硬战。能不能帮我们回忆一下您父亲在湖北战争岁月和战斗经历?



开国将军刘震上将之子刘卫兵

刘卫兵:我父亲刘震是湖北省孝昌县刘家冲人,1915年3月18日出生......1932年父亲调入特务四大队一分队一班当战士,和陈先瑞伯伯(开国中将,原北京军区政委)、韩先楚伯伯(开国上将、原福州军区司令员)是一个班的战友。一个班里出了三个将军在整个解放军中是很罕见的。后来当他们三人与胡耀邦聊起此事时,胡耀邦惊叹:“你们三人红军时一个班啊,太难得了!”

1934年5月红25军奔袭湖北罗田敌军54师的后方仓库,战斗后原地休整。利用战斗间隙进行了战斗总结,副军长徐海东参加了这次会议。父亲认为此一仗部队打得勇猛,消灭了一部分敌人,缴获了一批银元及枪支弹药和物资,算是一个胜仗。但缺点不少,首先进攻时兵力布置不当,我75师223团和224团几次没有攻上去,守敌仅仅一个营。原因是火力没有组织好,机枪未起到掩护作用,造成较大伤亡,不得不退下来。在退出战斗时没有周密布置,队形较乱,不注意隐蔽和掩护。手枪团进城背银元时机晚了些,不然可以多运出一些来。部队的战术训练不够要加强,要重视火炮兵器的配合使用,对历次缴获敌人的迫击炮不应埋起来,要学会使用。徐副军长听后表示赞赏。

罗田战斗使父亲学到了一点就是对敌人的后方基地要重视:1、物资丰富。2、守兵不多。后来解放战争时期的辽沈战役,当国共两军在辽西为消灭廖耀湘兵团而打得热火朝天时,我父亲率领东野二纵直取沈阳(沈阳当时为整个东北国民党军后勤基地),当时电报四野总部,总部回电:以二纵为主攻,一纵、十二纵配合之。二纵打下沈阳后,占领所有敌仓库,二纵发了大财,全军6万多人从此吃大米白面。

——【上将刘震】——











【上将刘震著作、签名、题字,后人怀念文章等】

【送成仿吾的故事】1933年10月,鄂豫皖苏区斗争情势极为严峻,红二十五军也遭受很大挫折。因此,省委决定派成仿吾到上海找党中央汇报工作。在护送工作屡遭失败的情况下,领导决定,由特务四大队尽快完成这项任务。

班长陈先瑞思之再三,既然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行动,何不搞得有声有色些儿,大模大样,虚张声势! 于是他们精心给成仿吾进行了乔装改扮:戴上礼帽,换上大褂,穿上新鞋,把个苏区的文化委员会主席,完全打扮成个衣冠楚楚的“教书先生”。

随后,以刘震充当“书童”,韩先楚充当“家丁”,跟随在“教书先生”身边,以应付军警盘查并负责“保驾”。陈先瑞则与另外三个战士扮作“轿夫”,一路上轮流抬轿。

该班的其他战士,或单独行动或两个一组,紧紧相随于后,并保持一定距离,危急时刻以作策应。进入车站时,刘震、韩先楚老远就奔前跑后地大声吆喝起来:“闪开,闪开!我们先生的轿子……来了,来了!”这一招拿手好戏,演得有声有色,热闹而有气魄。

担任盘查的军警,都被这来头和阵势弄懵了头,那还顾得上拦截盘问。只是撩起轿帘一看,把手一招,即一拥而过。

进入站内,许多人都不由交头接耳,驻足相看。临到上车时,陈先瑞等人还特意买了几包孝感麻糖送给成方吾,如此这般寒暄一番,以掩人耳目。安全护送成仿吾同志乘上开往上海的列车。

这个“将军班”成功的完成了各项战斗任务,吴焕先军长称他们为“一把小扫帚”所到之处,让敌人闻风丧胆。

——【上将韩先楚】——










【上将韩先楚传记、签名、题字,后人纪念文章等】









【《韩先楚故事》一书介绍其参加罗田战斗经过】



点击链接:【我军12次攻打罗田县城,数次路过太阳寨】了解更多细节



——【中将陈先瑞】——










【开国中将陈先瑞及其著作、题字,后人纪念文章等】

陈先瑞是鄂东北特务4大队1分队1班班长,刘震于1931年9月在老家参加红军,被分到了该班。此时,1930年参加红军已是排长的韩先楚,因放走了连里抓的“探子”,也被“发配”该班。

“老班长”陈先瑞,国民党军把他的名字写成“陈光瑞”,毛泽东曾赞誉陈先瑞红军的“陕南王”。而两位战士,刘震曾任东北人民联军2纵司令,被称为“洋司令”;而韩先楚,则是东北人民联军3纵司令员,因猛打猛冲被国民党军称为“旋风司令”。

陈先瑞、韩先楚、刘震这三个出自一个班的红军战士,都没有上过什么军校,连小学文凭也不曾拥有,战事频频,三人便分开了,但在革命的征途中,逐渐成长为我军的高级将领。

1955年,班长陈先瑞被授予中将军衔,刘震和韩先楚则双双授了上将。三人聚首北京,说不出多高兴。两位上将冲中将问候道:“老班长,你好!”陈先瑞打趣道:“班长是中将,战士是上将,这兵叫我怎么带?”

刘震、韩先楚齐声说:“什么中将、上将的,战士什么时候都得听班长的。”






作者:红旭 来源:太阳寨微信公众号

微信
APP
微博